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0章 番外四成仙劫后续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容玄见了渊落,从小灵界出来,终于有了不小的自信,眉宇间难掩兴奋之色。如果说改变过去会牵一发而动全身,甚至颠覆原有的一切,那他知道该怎么做了,唯一不解的是后果。

    “后果啊,改变过去会影响未来,会遭天罚。”锁魂塔小心翼翼地道,见容玄不搭理,它又得意地说:“不过对方多半没料到你的仙器会是我,我乃天罚,而你是行道人,我成了你的仙器,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。只有你能惩罚人,没人能罚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容玄不以为意,有天一在,他还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主上放心,有我在,就算真打起来,也未必不能赢。就算输了,也能保住主上的性命。前提是主上成仙,渡过仙劫能再进一步,可若是现在回去,对方捣乱天劫,可能会让您无法成功渡劫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上古天罚剥离道则,以道则为熔炉成就不灭仙躯,我乃至强天罚,拥有至强法则,剥离的法决磨灭的魂体不下万种,肯定比那什么小花小草小椅子强多了。与我合一,炼化全部大道法则,甚至有可能掌控上界位面也说不定,关键是要足够的时间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里找个没人的地方渡劫。”容玄对修炼有种近乎于本能的向往,见识到天族真仙的肆无忌惮,真仙之上还有更高,他更有斗志,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容玄来到远离中州的边界流放之地,没有异族入侵,留在这里的几乎全是修为不够的普通人,除此之外就是广袤无垠的无人区。

    “在过去渡劫,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”谁都明白改变过去的严重性,虽说真仙能回到过去一次,却少有人能做到,更没见过在过去待足一年的。

    锁魂塔游离在天地法则之外,说是至高无上的上古天罚,但它所惩戒的对象,除了穷凶极恶,还有像上一世容玄那样的无罪之人,它本就无法无天,有了主人以后,更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容玄动用逆天手段,拘禁地下龙脉以及禁区深处无主矿藏,布下神阵隔绝虚空,隐匿天机,阻止一切气息流露。

    “成仙劫就是故去的证道之人对成仙者的审判,不知道行道人的仙劫会是什么,做好斩断一切的心理准备。见谁都不要留手。”

    锁魂塔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容玄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锁魂塔显化,神则遍布诸天万道,密密麻麻地挤占大半虚空,将容玄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成仙劫不比其他,没有雷劫降下,却有一团有一团光影现形,上至古人,下至仙器虚影,劈山断岳,攻击力惊世骇俗,却没有实形,容玄所拥有的冥煞骨火无法兼顾八方,捏诀所化的长剑无法重创那些上古证道的大能虚影,仿佛有来自位面的压制让他无法逃出方寸虚空,只能被动应对,正面硬撼。

    不像锁魂塔说的那样三刻钟显化一个,而是一个接一个出现,不被重创就不会消失,攻击手段层出不穷,让人来不及思索。

    “太古幡,尊皇道人也来了,这……好强的仙劫。”锁魂塔惊叹不已,这个显化速度速度堪称古来之最,仙劫越强证明渡劫之仙的实力更强,不愧是行道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据说羽化去了仙界的人,道法世间少有。别管是谁了,快快快,不然越积越多,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锁魂塔降下滔滔瑞泽,护住容玄的元神,并将绝大多数的攻击虚影击散,化作最本源的道则,纳入容玄体内。

    “炼化!”容玄转眼便成了个血人,他浑身骨骼粉碎又再度重组,容玄身如闪电且越来越快,对五行及空间的领悟越发得心应手,但铺天盖地的攻击让他防不胜防,他在生死之间突破,从里到外发生着惊人的蜕变。

    仙骨滋生,血脉越发纯净,散着越发可怖的威势,不同于以往的护道一族,而是一种崭新的、前所未有的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容玄以极快的速度催动锁魂塔,引道则入体,化身为熔炉,炼化道则。

    转眼两个月过去。禁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天地失色,鬼哭神嚎,自半空降下的狂风骤雨,不知其来源更不知其终结,全被锁魂塔纳入领域范围,炼成本源之力,化作无色道则没入容玄体内,而这些混杂不堪的法则,毫无例外被容玄吸纳。

    稳固的上界时空开始震颤,幅度随着劫难的增强而变得剧烈。天火地火翻滚,森林化灰,寸草不生,满地萧索,广袤无垠的无人区成了火海,山摇地动,天崩地裂,唯独一人在上下沉浮,解体的躯干再度重组,而且变得更强。可怖的气息引得方圆千里外的巨兽领主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容玄的悟性让锁魂塔惊愕不已,它毫不犹豫地倾囊相授,直到它再也撑不住了。一人一塔就在最惊险的战斗中,缓慢融合。

    容玄立于锁魂塔降下的神辉中央,万法不侵身。而虚空早已千疮百孔,乱流涌入,裂开的空间狭缝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看你自己了。上界以行道为尊,这种程度的仙劫都能渡过,上界就是不想承认您是主宰,也不得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锁魂塔发出淡淡的白光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,最后化作一道暗芒没入容玄眉心。容玄眉心隐约出现一个若有若无的小塔印记,锋芒顿掩,他触摸到了一角契机,眸光变得平静,冷漠,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“主上,到最后了!”

    二者合一的紧要关头,天地齐震,漫天神则席卷天际,光雨凝成的花瓣悠扬而下,像是迎接卫冕之主的降临。

    容玄全身心领悟锁魂塔带给他的无尽神则,并引为己用,缓缓与大道融合,只要能掌控上界就能将天一驱逐出境,不必假他人之手,或许成败就在此一举,容玄一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叶皓然出现了,谢宇策也出现了。雷火,龙云磐,鸿卓,叶擎苍……一个接一个的熟人出现了,和容玄道别。

    天地间骤然出现了无数个声音,有抱怨,有怒骂,更有不舍。每一声都无比精准地撞进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,那些支撑着他渡过炼魂之苦的声音,全都反了过来,研磨着内心。但对容玄而言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突然,容玄心里咯噔一下,他看到了叶天阳,笑着朝他挥了挥手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容玄下意识朝那人伸出手,脚步向前挪动了一寸。

    刹那间前所未有的剧痛袭遍全身,撕裂般的痛苦让他骤然从玄奥之境中清醒,容玄的头颅裂开一条缝,这条血痕几乎把他分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稳住。”锁魂塔的声音在识海中炸响,“只差一点,不过还是成功了,别放走了主神则,现在不成主宰,就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刺眼夺目的神则从外到内迅速退散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容玄瞬间回神,猛地闭上了眼。直接以道则化作神链与利剑斩断因果,无视一切声音,包括叶天阳那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所谓的斩断尘缘,不过如此,容玄看着叶天阳远去,目眦尽裂,他得超脱出去,才能战败天一,才能回归上界。没有任何人,任何声音能阻止他。

    无数复杂纹路交织不清,光华刺眼。

    至于主神则,虽然难觅,但并非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容玄在漫天神则中搜寻,最后死死盯住迅速退走的环状光影,动用空间法则,将它圈禁在方寸之间,锁魂塔瞬间放大,将之纳入其中。

    万劫避退,仙灵归一。一切风平浪静,容玄倒在焦黑的土地上,伤得不轻,却感觉不到多大疼痛,伤口正在愈合,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尽在掌控。

    仙躯不朽,容玄在这天地间感受不到桎梏,他能超脱出去,也能离开六道轮回之外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上,的确是主神则的一角。本想给它点颜色瞧瞧,这下好了,迟早炼化了它。”锁魂塔很兴奋,它释放了全部道则,收回了这么一点点,但也不亏。既然上界终有一天会成为有主的,既然不能是它,为什么不能是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和容族护道人一战,真是可惜了。”容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你俩同族,影响仙劫的公正,容暝的道与你截然不同,他的道法不能成就你,自然不会在你的仙劫中出现。”

    锁魂塔道:“主上想问的,仅此而已?”

    容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年轻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主上踏出一步,想要去抓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容玄心里出乎意料的平静,毫无一丝波澜:“我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仙苗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。”容玄道。

    “难割舍的人,也还是割舍下了。”见容玄皱眉,锁魂塔说: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有哪里不对,容玄按了按胸口,那里有规律的跳动,他呼吸平稳,就算想到叶天阳,也没有以往那种悸动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叶天阳理所当然是他关心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有哪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容玄琢磨不出所以然来,于是盘腿坐在这里,继续炼化道则,巩固境界。

    渡劫总共耗费了三个月,摧毁了偌大的禁区,时空乱流涌动,好在锁魂塔太过逆天,困境全都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容玄封禁虚空将裂缝复原,只留了一道,看上去和原来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这禁区很危险,近来一直动荡不安,大衍神朝把这苦差事交给了我,我当时脑子发热一口就应下了,来这儿才发现真不是人待的地方,唉。”有人在说话,声音很熟悉:“本来你该留在上清仙宗,害你也来受罪,我真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是我执意要跟来。”谦和的声音远远传来,带着责备和担忧:“你卧床多日,还有伤在身,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容玄,还是你对我好。”不像叶皓然师兄百请不应,叶天阳腹诽道。

    正在炼化神则的容玄听到自己的名字,猛地睁开眼,视线落在千里外的禁区边界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,我们对你也好吧,叶殿下可别厚此薄彼。”一群上清仙宗弟子身着同样的服饰,这些都是五行峰核心弟子,有男有女,各个身段高挑,在这满目疮痍的黑雾中踟蹰前行。除了他们这一队,竟还有不少其他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他在突破的紧急关头,不然肯定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天阳身边的年轻弟子不常笑,但面容和善,一双眼睛珠子始终盯着叶天阳,脸上似乎写着‘只要能跟着你,到哪我都愿意’。

    而那张脸,分明是年轻时候的自己!

    隔了数远,那些年轻弟子脸上的神采,说的话,落在真仙眼里,全都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来了?容玄只觉荒唐,这分明跟他记忆中经历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怎么就应下了,是不是冒犯谷族真仙的缘故。”年轻的容玄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了解我啊。”叶天阳拍了容玄一下,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话:“禁区动荡,原因不明。其他姬皇族发现没有仙宝的迹象,就说有可能是真仙降世,是不是小时候救我的那位就不知道了,要能见上一面,我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,带伤上阵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年轻时的容玄摇了摇头,无奈又黯然。

    “痴心吧。”叶天阳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死性不改,不进棺材不掉泪。”

    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掉什么泪,就是进了棺材也不能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年轻的容玄笑好友太倔,不过这才是叶天阳。

    “起雾了。”有人颤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小心雾里的妖兽,禁区的妖兽都神出鬼没。”

    远处隐隐传来几声惨叫,伴随着几声妖兽的嘶吼,五行峰弟子变了脸色,黑雾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了,显然有人受了伤,还有人在大喊有宝物。

    “走,好像是你在大衍神朝的熟人。”年轻的容玄道:“救人要紧。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五行峰弟子互视一眼,都打算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你了!那是以前的主上吗,热心肠是好事,可千万不能有事。”锁魂塔突然出声,把容玄吓了一跳,好事个鬼。

    黑雾尽头是断崖,数方弟子正与小妖兽战斗,而那里的确有株九千年份的碧草,在山崖下方熠熠生辉,但那是妖兽领主的地盘,真要过去救人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容玄屈指一弹,破空千里,正中叶天阳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嘶!”叶天阳倒吸一口凉气,跌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边年轻时的容玄立刻停了下来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