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任家五小姐_分节阅读_106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而给承哥儿准备过。”

    冬灵赞同地点点头,两个丫头又低声笑起来。床上睡着了的休竹不知做了什么梦,也扬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来。

    这边屋里的气氛恬静而和平,然,明夫人屋里的气氛却实在怪异。

    范炎屋里的人是换了,对范炎的气也消了大半,却又想起了二奶奶那一句话来。相对于范炎,那句话更叫明夫人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有其母必有其子,大家族出身的二奶奶,是如何说出这样的话来的?!

    她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?

    手里的佛珠被捏得发出“吱吱”声响,刺耳地叫人浑身起疹子。屋子里除了端坐在软榻上的明夫人,只有一位心腹妈妈静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茶色窗帘照进来,屋子里不算明亮,故而更觉压抑。桌上一杯茶冒着淡淡的白雾,窗前的盆景叶子摩擦着发出细微的声音,青铜香炉的佛香升起渺渺青烟。一瞬间,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定格,只有被明夫人扯断的佛珠,一颗接一颗从她膝盖上落下来,朝四面八方滚去。

    那妈妈的视线就随着其中一颗移动,看着它孤零零地最终滚到柜子底下,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去了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明夫人锐利冰冷的嗓音,“如何就有这样没有脑子的人!”

    明夫人从来就不后悔自己这辈子铸的一切,只恨自己一而再地看错了人,只恨范炎不争气,恨自己的出身。

    那妈妈答不上话,收回目光只垂着头。

    明夫人抬头看着她,忽然问道:“你说说,那永平侯府是如何教育女孩儿的?尚且不及小户出身的任家女儿稳重。”

    妈妈在心里默默道:倘或二奶奶站在大奶奶那个位置,只怕明夫人已经无处容身了。不过,这事儿太老夫人都肯隐瞒下来,二奶奶站在大奶奶那个位置也不会长久。妈妈想着,又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觉抬头朝明夫人望去,明夫人气恼,可眼里分明也有茫然。

    利用别人的同时,自己也被利用了。这话是以前明夫人自己说出来的,她利用侯爷,利用太老夫人,焉知太老夫人也是在利用她,利用她保护靖南王,防着侯爷和四老爷的手伸向王府,太老夫人想一家子平静,哪怕是流于表面的。

    然而,如今明夫人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妈妈想到这里,手心都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明夫人冰冷的嗓音传来,“有时候聪明人未必有用。”

    这话叫妈妈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,又怕被明夫人察觉,忙试着稳定情绪。跟明夫人二十来年,她见过明夫人一切手段。是啊,明夫人在威胁她,可威胁的同时,明夫人心里产生了一种众叛亲离的悲凉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天,范炎到底还是去了永平侯府,要将二奶奶接回来。她就在这一天,事发的第二天,那个丫头因不堪受辱,在自己家里自缢身亡。范炎院子里其他丫头听说后,一个个唬得脸色都白了。有好长一段时间,那盘旋在上空的气氛都不曾散去,此是后话不必细叙。

    只说二奶奶回到娘家,原是一肚子的委屈要诉说,岂料母亲顾夫人竟然病了。这一连好几日都去宫里,顾夫人身子原就不行,一点儿风寒就承受不了。二奶奶瞧着十分憔悴的顾夫人,哪里还敢说别的,忙将自己的情绪掩饰起来。

    顾夫人撑着坐起来,蜡黄的脸上添了慈爱的笑,挥手叫二奶奶坐到床边去,道:“既有了双身子就该好好儿养着,这车马劳顿如何受得了?”

    二奶奶忙笑道:“我没什么的,母亲不必担心,只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着蹙起眉头,“母亲病了我竟不知,实乃不孝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,只是有些懒惰罢了,修养修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二奶奶顺着点头,母女寒暄几句,便听到一阵笑声传来,接着房门推开,一群丫头婆子簇拥着金氏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回来了怎么也不预先打发人说一声?”

    话说间人已经走到二奶奶跟前,亲切地握住二奶奶的手,忽而叹口气道:“好像昨儿妹妹还在家里住着呢,今儿却已经是要作母亲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二奶奶觉得刺耳,不留痕迹地抽回手,假笑道:“我也怀念以前在家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金氏只是笑笑罢了,接着忙朝顾夫人见礼,彼此寒暄着。片刻,许氏也来了,二奶奶想单独与顾夫人说话眼看着是不能够了。

    088:确定

    到了晚上,二奶奶原是想在顾夫人屋里住一晚,奈何金氏和许氏乃至顾夫人都劝着她,说是怕过了病气,要二奶奶顾着肚子里的孩子,二奶奶无法只得应了。回到自己出嫁前的闺房,住了一晚。

    次日一是上,金氏和许氏来顾夫人屋里侍候,直到顾夫人吃了早饭,露出乏意,两人离开,二奶奶才得以与顾夫人说些心里话。

    这二奶奶一晚上辗转难眠,这个时候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。世间男人大多如此,二奶奶在娘家里,不知听说过多少偷鸡摸狗的风言风语。如今想来,反倒是自己沉不住气,可想到明夫人,二奶奶的拳头就不觉握紧。在她瞧来,这似乎成了一种对自己的侮辱。

    即便二奶奶什么也没说,顾夫人猜也能猜定是她和女婿范炎之间出了问题。二奶奶没有预先打发人回来说一声就回来了,又是双身子。

    顾夫人歪在榻上,身上盖着一张毯子,看着二奶奶语重心长地道:“毕竟年轻,难免气盛,今儿他来接你,就乖乖儿跟着回去。两口子小打小闹哪有隔夜的仇?”

    二奶奶垂着眼帘,怕顾夫人多心,遂抬头笑道:“只是想着天气不错,就回来看看母亲,没有母亲想的那些。”

    顾夫人叹道:“你如何骗得过我去?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在顾夫人突然变得严肃的眸光中,二奶奶差点儿就说出明夫人来,可依旧还是忍住了,笑着撒娇地依偎到顾夫人怀里,道:“真的没什么的,就是担心母亲,前些日子母亲天天进宫,我又是不能去的。”

    顾夫人哪里相信,板着脸道:“可是又和你婆婆闹了?”

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