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15章 信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午夜十二点钟。

    如果是夏季,这个时候帝都应该还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的,但时已寒冬,冷风呼啸之中只有出租车匆匆驶过。

    花卉市场在五环,本来位置就稍嫌偏僻,现在更是一片漆黑,只有路灯的光白惨惨地照着,仿佛铺了一地霜似的。

    叶关辰开着车,在花卉市场正门停下了,看看手表,时针和分针正好在最顶端汇合,午夜十二点正。他推开车门,四周空荡荡的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连鬼影都不见,空气里干干净净,因此一点灵力的波动就像在寂静之中落地的针一样,虽然声音极其细微,却仍旧可以被捕捉到。叶关辰抬头看去,花卉市场大门旁边的一棵冬青树上,有一小点黄色在路灯光下微微闪动。

    这颜色叶关辰简直太眼熟了,或者说每个天师都对这种颜色最为熟悉--那是普通符纸的颜色。

    一只黄纸折成的小鸟被塞在冬青树丛深处,看起来好像哪个小孩子的恶作剧,一般都不会有人注意。不过叶关辰伸手把它拿出来之后,纸鸟忽然拍了拍翅膀,董涵的声音传了出来:”不错,叶先生很守约。现在向左转,看见那个小花园了吗?穿过它,到另一个出口去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块三角绿地,原来生长着几棵国槐和雪松,棵棵都有五六十年的树龄。这样的树,在开发建设的时候应该保护,于是就围绕着它们建了一个小花园,也好供附近小区的老人早晚来走动几步,呼吸一下新鲜氧气。

    花园建得颇具匠心,除了几棵大树之外,还有些年头不短的冬青女贞之类也保存了下来。设计者别出心裁地将石子路在树中间绕来绕去,很有曲径通幽的意趣。只是里面居然没有照明,外头的路灯光又被大树挡住,便是一团的黑咕隆咚。一个人走进去,外面根本看不见,就连脚步声都被柔软的地面吸收,似乎是被一张嘴吞了进去,再无消息。

    黄色的纸鸟在前头拍着翅膀带路,小小的身体上发出淡淡的黄光,仿佛一只大号萤火虫,七扭八拐的,从另一个出口将叶关辰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花园有四五个出口,分别对应着不同的马路,叶关辰走出来的这个地方,跟他下车的地方已经完全相反,不过也是一样的空荡荡。

    纸鸟引着叶关辰顺着宽阔的马路一直走下去。虽然是纸折的,翅膀扑打起来却像真鸟一样灵活,而且毫无声息。叶关辰也不出声,于是马路上就只能听见他轻微的脚步声,仿佛一直要走下去,走到天荒地老似的。

    足足走过了三个路口,拐了两个弯,花卉市场已经被远远扔在身后,叶关辰才看见路边停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。纸鸟飞过去,用喙点了点车窗玻璃,喀的一声轻响,车门自己打开了。

    车虽破,但能开。车钥匙就插在那里,纸鸟飞进车里,就往前挡风玻璃上一撞,噗地一声轻响,它展开成一张纸片,贴在玻璃上。纸片上画着一副手绘地图,歪歪扭扭的,不过还算清楚。目的地用一个圆圈圈出来,里头写着两个字:怀柔。

    面包车向怀柔开过去的时候,管一恒正坐在十三处的办公室里,看着技术员在摆弄一台电脑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”稍等啊,马上就找到,马上就找到……哎,在这里,六环上的长青花卉市场。哎,车停了,人下车了,那边好像有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电脑屏幕分成两块,左边是调用了交警的信号,用最近处的一个摄像头追踪叶关辰的车。不过在夜色之中,只能看见叶关辰推门下车,走到一个冬青树丛面前站了站,就转头向右,走出了摄像头的拍摄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”应该是符鸟。”云姨在旁边瞅了一眼图像中那很不起眼的一点黄色,”显然,对方早有准备,不会让他开自己的车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电脑屏幕右面则是一个小红点,正在一副地图上缓慢移动。技术员一边监控,一边夸张地拍了拍胸口:”幸好管哥早有准备,如果只靠gps,肯定跟丢啦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技术员姓金,名科,是十三处唯一一个毫无异能的普通人,只是电脑技术出色,包办了十三处所有需要用到先进科技的工作。不过也正因全无异能,所以十三处很多任务都并不让他知道全部,到现在他也只知道十三处经常处理一些灵异案件,真正见过的也无非是折符成鸟,画地成牢这种小把戏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管一恒倒觉得,金科有一点绝对是超越常人的,那就是--不好奇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别人,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工作,同事们显然的都不同凡常,工作的内容更是充满了神秘色彩,时不时地还能让他窥见一二,那么,想要知道得更多,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    偏偏金科就能管得住自己。从他头一天到十三处来,云姨就告诉过他,除了交代给他的工作,他无须做任务事,不必主动给任何同事帮忙,同时也不许向任何同事打听,因为知道得太多,对他不好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云姨对金科的一种保护。一个寻常人,最安全的办法莫过于永远不知道那些事情。因为不知道,就不会注意;因为不注意,就不会去求知;因为不求知,就可以不主动涉入那个世界;而不涉入那个世界,就是对他最大的保护。

    好奇心害死猫,这是一条真理。对于一个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来说,永远将他隔绝在危险之外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不过人人都知道的道理,未必人人都做得到。至少管一恒觉得自己就做不到。如果完全不知道也就罢了,可你明明看到了冰山一角,难道就不想去看看冰山的全貌吗?

    金科不想。他完美地做到了云姨的要求,从来不主动去打听。譬如他刚才在监视器里看见了一点黄色,他说的是”那里有个东西”,而不是”那是什么东西”。

    随着科技的进步,即使天师也需要高科技产品的支持,所以十三处早就有了技术员。然而金科的前三任都只在这里工作了不到一年,之后就被抹去了这段记忆送还原工作单位,原因就是他们不由自主地会好奇,于是慢慢地陷进去。

    其中问题最严重的一个,是对阴间特别好奇,以至于中元节那天晚上回家,在小区前的十字路口,被来抢纸灰的阴鬼缠上,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在那个时段走过那个十字路口的人共有八个,都是普通人,但只有他被缠上了。十三处派人过去看他的时候,发现他手上腿上都有阴鬼拉扯挽抱的印子,就是这些接触让阴气浸入他体内,从而生病。

    其实这人并没有开阴阳眼,他也看不见阴鬼。然而孔晋礼后来给管一恒讲过,说他对这些太感兴趣了,只要遇到与阴间有关的事,比如说看见路口烧纸钱留下的灰烬,就会情不自禁地往这方面去想。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