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4|1.28|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皇后的意思,萧安当然明白,魏氏回府说与她听,她也就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要说她喜欢太子,太子也喜欢她,得知双方父母都同意,其实是件令人高兴地事情。可皇后的话中之意,就让她觉得有些不是味道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只是萧安觉得没意思,就是太子听说了,心里也没有想象中的得劲儿。

    他喜欢萧安,想娶萧安,可这个想娶早就想好是当做是萧安的退路,自己的母后说的那番话让他不开心了,他的萧安不能在天空里飞翔。

    魏氏看萧安的神色没有多少欢喜,就道:“陛下不会愿意为了你跟朝臣作对,这也不奇怪。这些朝廷里的人,不论是文官还是武将,要不要脸起来,谁又挡得住?当今仁慈,可这仁慈也是他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不然像先帝,手段利落,心思深沉,其实朝廷里谁的日子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可皇帝好说话了,当臣子的就难免得寸进尺,不知饱足。当今不是人不够好,也不是治国不行,只是仁慈这一点,会成为他的掣肘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他知道萧安忠诚,知道萧安比那些臣子可信,他能不会为了萧安跟朝臣们对上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忍心伤到好人,刚好太子有意,萧安也有意,所以他便拿出自己的儿子出来赔给萧安了。

    不然就算是要收回萧安的兵符,要把萧安撵出朝廷,要安抚三关,何须送出个太子出来,就算是个命不长的太子。

    “可仁慈再是弱点,他也是个好人,他不愿辜负任何一个于国有功的人,也不愿辜负天下,不然当初陛下也不会督促着户部,让大庆与关外的部落有今日之福。”魏氏叹道。

    他坚持让萧安把那一仗打下来了,换来了大庆与关外如今可得的安宁,他是仁慈,可他也知晓轻重。

    “小安,他会是个好皇帝。”魏氏又道。

    萧安盘腿坐着,“我知道,我没怨他的意思,就是觉得没劲儿。”

    她想嫁给谁是她自己的事,不是被人逼的,也不是因别人的善意,而是她想嫁了而已。

    就是离开朝堂嫁人,那也应该是自己愿意退的,而不是被人逼着选出这条路来。

    萧安抬头看着魏氏,道:“娘,我比他们很多人都做得好,可为什么还是这样?”

    还是要被撵回家去嫁人,而不能跟他们站在朝堂上。

    就算她对政务不懂,可在军务上那些文官谁又及她?她自认为她是有本事站在朝廷上,就算朝廷里大多时候说的不是军务而是政务。

    魏氏低头看着萧安的眼睛,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甘心,不甘心所以才拼到如今,丢了一只手也不在乎,还是要试着站立在京城这个朝堂上。

    然而她等来了自己不想要的结果,魏氏摸着萧安的,将她的头靠在自己隆起的腹部,“可是不要紧,太子妃也没什么不好。你能做的也许会更多。不是像别的太子妃那样,管着东宫里的事,跟那些内眷们应酬。你跟她们,从来就不同。”

    所以,就算萧安不站在这个朝廷上了,她们也还能有路能走。萧安不能站在朝廷上,可日后呢,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?

    今日他们不许一个女人站在朝廷上,日后就会有两个、三个……

    总有一天,女人也能够掌握这天下间的权柄,不再是被依附在男人身上,被男人左右生死好坏。

    “小安,你是不同的。”魏氏的面色坚毅,这一句话像是对萧安说,也像是对自己。

    萧安的难受也没有多久,又开心起来了,“所以这是,跟蛮子谈得如意了?”

    魏氏点头,“跟蛮子谈得如意,所以陛下就下定决心,还是让你嫁人算了。”

    萧安道:“他也不怕蛮子们使坏,跟大庆打了多少年了,前朝不也和议过,结果呢?”

    结果是差点毁了这个江山,魏氏道:“可陛下担心什么呢?在你把谨安推出来,让世人见到他的厉害之后,在你替他铲除九关的隐患之后,他这江山就已经稳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就算蛮子不可信,边关也用不着萧安了,何况蛮子给朝廷的必然是又十足的诚意,才让皇帝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萧安很少去记恨一个人,皇帝觉得她没用了就舍弃了她,不开心一会儿也没什么好气的了,皇帝跟她本来处的位置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她,当初决定要把程谨安推出来舍了自己一样,谁都会有取舍,为的其实也是更好。

    想着要是等蛮子们走了之后,那些朝臣们时不时的来寻自己麻烦,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自己也没兴趣跟他们算计这算计那的,都是大庆人何必呢。

    “可皇后娘娘是什么意思?就是陛下下旨赐婚,那也得这道旨意发得出来才行。”萧安道。

    谁不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可这也要有可能才行。

    皇帝给太子赐婚,写圣旨的人,给圣旨加印的人,发圣旨的人,送圣旨的人,一道圣旨要发下来可没有那么容易。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