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软弱的山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一章 软弱的山子

    我跟着父亲顾远山的发小,踏上燕雀村的土地的时候,这里,已经不再是他们叙述的那样贫瘠,一条水泥路直通而上,道路的两旁,全是独立的小二楼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青山依旧,民风却不再朴素。他们,不会再像三十年前那样,来了个生人,就一窝蜂围上去看稀奇。

    我跟随铁蛋叔叔的脚步,穿过了整条街,几乎无人理会我的存在,偶尔有人跟他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走到一棵核桃树下,铁蛋叔叔指着枝叶繁茂的大树,对我说:“当年,我们时常在这里偷核桃吃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勾起了我对故事的深刻记忆。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当年的顾远山——山子,我抬头眺望,不远的田埂上,他似乎正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,看着与自己无关的嬉笑打闹……

    那是七十年代末期仲夏的一个午后。

    燕雀村被巍然耸立的大山四面环绕,还处于太阳炽热的焚烤中。

    空气中没有一丝风,令人感觉燥热难耐。人们大都窝在家里,懒于出门。

    一群少年在一棵枝叶茂密的核桃树下嬉笑、打闹。

    铁蛋双手高举竹竿,两只眼睛贪婪地望着尚未成熟的核桃,嘴角挂着馋液。

    “铁蛋,打这边,瞧那核桃多喜人,都张口了。”马栓儿喊道。

    铁蛋挪一挪身子,肥嫩的手臂颤抖不止,几片树叶悠悠晃晃飘下来。已有人按捺不住,朝前几步,候在树下。铁蛋心里着急,猛一使劲,裤子滑到脚跟儿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铁蛋,瞧你那点儿出息,咋就穿了女娃的红裤衩?”马栓儿起哄,娃子们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铁蛋慌忙撒手,竹竿瞬间倒地,拍起一阵尘烟。就在铁蛋伸手提裤子的当儿,只听见噼哩啪啦的声响,他顺势趴在地上,双手护住脑袋,核桃玩皮地砸在他肥嘟嘟的屁股上,蹦跳着滚落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马栓儿丢下竹竿,双手并用,娃子们呼啦跟上,哄抢着地上的核桃。

    铁蛋跳起来,扯起断了的腰带胡乱扎上。揉着潮湿、微痛的屁股,破口大骂:“马栓儿,你个龟儿子,竟敢朝我打黑枪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铁蛋,你都想着小婆娘了,还闹腾娃们家的事儿?这核桃,我帮你吃了。”马栓儿一只手提着装满核桃的破布衫,另一只手将核桃抛起,核桃在空中打个滚儿,落下。他接住了又抛起。

    铁蛋气急败坏,抓起一把土疙瘩向马栓儿扔过去,骂道:“你个龟孙子,你才想婆娘!老子把你打得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“不知好歹的东西,看老子不撕烂你的臭嘴!”马栓儿一甩手, 冲了过去。核桃从破布衫里滚出来,骨碌碌散开。

    两人撕打起来,娃子们趁机捡了核桃就跑。

    “母夜叉来了……快跑!”不知谁大喊。

    闻讯,铁蛋和马栓儿丢手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山子坐在地坎上,头上顶一片南瓜叶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许多时候,他只能这样远远地观望,偷偷乐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村里那些娃们,与他之间始终隔着一堵墙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天杀的!哪些畜牲,偷食偷到老娘头上了?”秦寡妇双手叉腰,摆开泼妇骂街的架式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山子抬头,忽见‘母夜叉’气势汹汹地朝他走来,一副要吃人样子。不免心里一阵发寒,赶紧开溜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山子不回头,只管拼命跑。

    “山子,我认出你了。你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!”

    山子闻声停下,心想:糟了,这下冤大了!

    秦寡妇撵上来,一把揪住山子的耳朵。气喘吁吁,怒斥:“山子,你跑啥?干啥坏事啦?”

    “姨,不是我干的……真的!你放开我!”山子捂着被揪红的耳朵,目光胆怯地望着秦寡妇。

    秦寡妇松开手,扑哧笑出声来,道:“量你也没胆儿!那你跑啥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是怕你么!”山子在嘴里嘟囔。

    “怕啥?我还能吃了你?”秦寡妇嬉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姨,我得回去了……”山子可怜巴巴地央求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让你奶等急了。她怪不容易的!”秦寡妇一改凶悍,目光温和。

    山子红着脸走在地坎上,心里犯嘀咕:村里人咋就叫她‘母夜叉’呢?她笑起来多好看啊!

    拐弯,上了羊肠道。前面是铁蛋和马栓儿家的土坯房子,低矮、阴暗。山子每次经过这儿,都提心吊胆,冷不丁就会蹿出几个人,平白赏他一顿乱拳。为了壮胆,他撒腿跑起来。

    怕啥来啥,没跑多远,就被堵住了道儿。马栓儿歪着脑袋,虎视眈眈地瞅着山子,手拿一根竹条,抽得树干噼啪作响。一群娃子呼啦围成一圈,山子犹如落入虎口的羔羊,无丝毫反抗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马栓儿哥,求你了,让我过去吧!”山子软言央求,尽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这样的哀求,并不能逃脱众人的奚落和拳头。

    “放你?这得看我手里的鞭子饶不饶你!你个汉奸、软骨头!”

    马栓儿一脸坏笑,步步逼近,突然脸色一变,一口唾沫飞向山子的脸上,随后,竹条也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山子用袖子抹一把脸,揉着身上的血痕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马栓儿斜他一眼,让到一旁,不耐烦地发号施令:“窝囊废!你们,给我收拾了这汉奸!”

    娃们的嫩拳头冰雹般砸在山子的身上。他双手抱头,频频求饶,声泪俱下:“马栓儿哥,我没有做对不住你的事儿啊!天地良心……饶……饶了我吧!饶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马栓儿抱着手,冷冷地欣赏着这不知是由他导演的第几出戏,心中得意。

    “停手!你们这些不要脸的,为啥总跟山子过不去?”

    “哟,是娟儿啊,你这唱的是哪出?美人救英雄?”马栓儿恬着脸,凑到娟儿面前。

    “唱你个头!快放了他!”娟儿一把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顶多也是美女救草包!嘿嘿……瞧他那窝囊样儿!”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娟儿拉过惊魂未定的山子,擦着他脸上的血迹,愤愤不平地骂道:“山子,你咋就不还手?打不过就咬那些不要脸的东西!走,姐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娟儿,走好,可别扭了小脚。哥会心疼哪!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……”马栓儿冲娟子和山子的背影吼道。

    娟儿抓一把石子,用力撒出去。一群人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山子,你就这么怕他们?就这么一次次白白挨了拳头?”

    山子一瘸一拐地走着,低头不语。娟儿火了,埋怨道:“你说话呀!这不愠不火的,是个啥性子!”

    半晌,山子憋出了眼泪,低声说:“娟儿姐,我不想惹是生非!我跟他们不一样,我,没爹……也没娘!”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