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零三章 惊魂之夜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二百零三章 惊魂之夜

    卞舟山、刘方东在金都派出所查看重要证据,属于越级行为,通过私人关系,保留重要证据,属于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知法犯法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太多的惨痛教训,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如若再让大鱼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,他们的命运,也就跟白凤平、庄金海一般无二了;他们自保都成了难题,又有谁替刑警战线上的老英雄们平冤昭雪,说句公道话?

    卞舟山和刘方东驱车离开金都,寻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连夜将所有证据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两人久久相望,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卞舟山丢了一支烟给刘方东,自己点了一支烟,吸了两口,吐出烟雾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问道:“方东,怕么?”

    “头儿……”刘方东吞了一口烟,吐出来,缓缓的抬起眼睛,神情复杂:“不是怕,是震惊、是愤怒!金都市、G省人民,都被他们骗了……被那些刽子手虚假的笑容蒙骗近二十年,简直令人发指!”

    “方东,我们是人民警察,工作中不可掺入个人情绪!”卞舟山又吸了两口烟,眼睛盯着简冰最后一页日记,那页日记字迹潦草,很显然,是在极度的恐惧、愤怒下书写而成。

    透过字迹,卞舟山仿佛能看到简冰当时垂死挣扎的状态,满嘴喷着酒气,颤抖着手,写下绝笔之言:

    屡次失手,预示着我的死期越来越近了,江湖就是这样,黑吃黑算不得什么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末了,黑的都被白的吞掉了,不留一丝痕迹;到头来,白的还是白了,黑的死了也无法将之染成跟自己一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我杀不了顾远山,他必然会除掉我,就像当初除掉金毛、姜长河等等威胁到他的人那样,绝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顾远山是一头没有血肉亲情的野兽,他才是真正的刽子手,连亲生母亲、兄弟都不会心慈手软,都能面不改色的痛下杀手,又怎会对我大发慈悲,放我一条生路?

    我也是活该,踏入了江湖,湿了鞋不说,还上了顾远山的贼船;妈的,他居然诳我,为省城、金都的项目,老子帮他做了那么多事,到头来,一丁点儿好处都没捞着;不是老子贪心,换了谁,能咽得下这口恶气?

    老子死了,也是咎由自取,死得其所,顾远山那王八蛋,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,到了阴朝地府,老子继续陪他斗,我就不信,换个地方,他还能一手遮天?好赖,老子比他早一步去占地盘,凡事得讲个先来后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岐江推测,显而易见,简冰已经遭遇不测,这些证据才得以浮出水面。纵然,简冰不是好人,死有余辜,可是,那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;即便是他罪孽深重,也该由法律审判裁定,而不是任由某某位高权重的人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于岐江面色震怒,拳头捏得嘎嘣响,若非亲眼看到诸多证据和简冰的遗言,谁又会想得到,二十年来平步青云,一路高升,如今掌控着G省莫大权力的顾远山,正是那深藏不露,只手遮天,搅得金都、省城不得安宁的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与顾远山牵连的还有多少位高权重的人?所谓牵一发动全身,如此巨大的权力集团,岂是区区一个刑警队队长能对付得了的?

    于岐江掰着脚趾头都能想明白,这个案件是个烫手的山芋,不丢出去,定会惹火烧身。

    他猛一拍桌子,腾地一下站起来,怒骂道:“妈的,谁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?老子这次偏偏要拧断老虎的脖子!谁给他那么大的权利,视法律为儿戏,视人民为睁眼瞎?方东,去弄点儿酒,咱哥儿俩喝几杯壮壮胆儿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刘方东被于岐江突如其来的怒火镇住了,于岐江突转话锋,让他有些不可置信,以为自己听岔了。

    “耳朵塞了耳屎赶紧掏一掏,省得人话都听不懂!”于岐江白了愣头愣脑的刘方东一眼,冷声道:“老子让你去整些酒来,喝酒壮胆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……我这就去!”刘方东着忙起身拔腿就跑,跑到门口,回头道:“头儿,咱不需要壮胆儿,咱们胆儿肥着呢,充其量算是壮行酒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!少废话,赶紧的!”目送刘方东关门,听着脚步声远去,于岐江叹了一口气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继鹏躺在床上看书,迷迷糊糊中睡着了,忽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,他伸手抓起电话,依旧闭着眼睛,嘟囔道:“喂,我是黄继鹏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徐枫平。”电话那端声音很低,语气急促:“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,能不能见一面?”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