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十六章 一生所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我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挂在胸前的本命阵印,手中传来了丝丝冰凉的感觉,还有那熟悉的,我本命阵印特有的‘煞气’感,一握住就仿佛看见了一片血色,听见了无数的嘶吼。

    但偏偏却没有什么跃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的错觉?我抹了一把眼前的雨水,往前一步想要看得更清楚,可从胸口传来的闷痛和短时间大量使用灵魂力所造成的昏沉,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踉跄后退了好几步,直到靠在了柱子上,才感觉舒服了一点。

    瓢泼大雨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意思,天空中却再无雷声传来,之前那一片赤红色也散去,只是显得天色更加的暗沉。

    难道天劫就这样结束了吗?我站在风雨中,心中充满了侥幸的感觉,我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天劫竟然有如此的威力。

    但此刻我更在意的是师父本命阵印的变化,喘息稍停后,我又仔细观察感受了师父的本命阵印几秒,事实证明它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我有些失望,当然也不会真的傻到以为那阵印之上的粗陋麒麟会活过来,如果之前看见的不是我的错觉的话,唯一能解释如此现象的,不过是阵印中的力量在流动,才会产生这种‘活灵活现’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之前控制着阵法,自然很清楚没有激活过师父的本命阵印,怎么会有力量的流动?若然真的它的力量自然的流动,我会下意识的以为是师父又留下了什么玄机?

    我太过想念他,就算是这种特殊的,无声的交流,也算是一种寄托吧。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我微微叹息了一声,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。

    辛夷的房间依旧安静,大门紧闭,仰望天空,那只弱小的狐影已经不见,但我能感觉到它‘藏’进了那丑陋的狐尾之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辛夷何时会醒?天劫应该过去了吧?想到这点,我的心情稍平,同时又带着期待紧张,些许的悲伤,说不出来什么滋味,下意识的就伸手去衣兜,想要摸出一支烟,点上然后静静的等待。

    可当手伸进衣兜后,我才有些好笑的发现,如此狂风暴雨,衣兜里的烟已经碎成了一堆烟沫子。

    “真是”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随手扔掉了手中的烟沫子,却不知为何,心中始终不能真正的平静等待。

    风莫名的越发大了,吹得我都隐隐有些发冷,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天空,看见这狂放的风在一点一点的吹散空中累积的云层,眼看着已经把这厚重的云层快吹散一半了。

    这是自然的吧?天劫过后,劫云自散。我用常识对自己说道,但心中开始莫名的焦躁,同时又涌起了阵阵疲惫。

    我不想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下去,盘算着收起了师父放在阵中的本命阵印,若此生真的还有那么一丝丝机会能相见,我想要亲自交给师父。

    对于明阳门一脉来说,本命阵印就相当于是半条性命,若本命阵印碎裂,自身也会受到损伤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过多想,就朝着师父置放本命阵印之地走去,但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狂风竟然大了一个夸张的程度,就连我顶着狂风前行,都感觉到了一些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米的距离,我竟然足足走了十几秒,这风要是放在寻常的世界里,怕是连人都能吹起来!

    我如此的感慨着,蹲下,眼看就要一把握住了师父的本命阵印。

    却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明晃晃的,刺眼的要命!

    我的心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一沉,连我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?我没有抓着阵印,却是抬头朝着天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劫云散了!!可是,那劫云之下一片带着阵阵的亮红天空是什么?我感觉到窒息,真真切切的窒息感!

    是辛夷要醒了么?我如此想着,找不出别的答案,而在这时,我也伸出了右手,想要抓住师父的本命阵印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声艰难,嘶哑,似人声却又很别扭的声音从辛夷的房间传来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如此的陌生别扭,当它传来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一惊,辛夷的房间里何时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人,我却不知道?

    “谁?”我低呼了一声,却是没有再碰师父的本命阵印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询问声刚落下,‘吱呀’一声,辛夷的房间竟然打开了,从中传出了一股磅礴又神秘的气息,仿若有着生命一般在跃动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气息只是流露出了一丝,我就敏锐的感觉到从天空之中传来的那种窒息感更加深厚了一分,几乎压制的我不能正常呼吸,只能深深的喘息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辛夷的房间只是洞开了那么一瞬,大门又关上了,却是从辛夷的房间中走出了一个怪异而瘦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我顾不得胸口的闷痛,猛然站了起来,下一秒,泪意竟然不受控制的猛然胀痛眼眶。

    不能,如若真的流泪了,才是最大的不敬吧我鼻子酸的要命,只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